享受快乐才是人生的奥义



プロフィール

ringo

  • Author:ringo
  • 桑原水菜先生が大好き!
    連城さんの心はそばにいるたろう!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LIKE A ACTOR

“我是大地的宠物,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带着眩目的光环,那是会散发出各种色彩,聚集在空气中的闪光的分子,有着泡沐的梦幻,有着太阳的光芒,有着温暖人心的能力。据说那是会给世界带来吉祥的象征,是大地之子。所以自我懂事以来就知道自己是与众不同,上天所赋予的美貌,才能,骄傲……,都成为自信的源头,谁能想到在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中,这些竟成了杀人的凶器,终将将自己推置于暗深处,那无数让人疯狂的日子,几度试图了断自己的生命,但却一次次的醒来,依然被暗包围,残酷而冰冷,那种清醒的痛楚是我一生都无法忘却的,以暗为枕,以暗为床,以暗为被,以伤口为闹钟,饮泣着自己的鲜血而生存的日子。在无止无尽的绝望一次次挣扎的生活。若说地狱的样子我是活着亲身体验过了。问我后悔来到这个世界吗?”芹也停顿了下话语,表情瞬间转换成高傲的暗天使,轻轻地摇摇头:“不,我永不后悔。”嘴的一角微微上扬着,眼神闪耀着暗的光彩,那是东方人独有的色瞳孔,虽然是最容易让人感到沉重的颜色,此刻却散发着濯石的光芒,与身后的白色背景构成强烈的对比感。“想知道我的故事吗?那么请大家和我一起堕进我的记忆深处。看到了了吗?看到了吗?那个五彩斑斓的光环。”犹如彩虹的光圈在白色的背景上浮现。音乐声由远及近的传来,那是来自圣堂的乐曲,圣洁而慈爱的音乐,直到整个会场被圣音包围。红色幕布慢慢的落下,音乐声越飘越远,第一幕终。
休息室里,依然是一团混乱,下场演员在化装镜前补妆,有的在整理舞台装,服装助理,化装助理在这个时间是忙得一塌糊涂,在人群中穿梭来穿梭去,舞台助理在门口处一直提示时间,即使不忙的人被他这么不断的提醒时间也会紧张到冒汗。芹也虽然是这场舞台剧的主演,却由于没有足够的知名度,只能挤在吵闹的大休息室里。幸好下幕不用出场,要不以现在这种骚乱的情形实在无法休息,连记台词都做不到,当背了一段,门口就传来报时,身体被迫自动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切,真是,只有像吉一郎那样的家伙才能在高等休息室里养神,这就是业界所谓的等级,二星的家伙是无法和五星的同室的。“芹也自我讽刺般想着。门口那报点声又准时响起,“连想个事情都不成,真是!”芹也放下剧本,向吸烟区走去。终于找到个安静的地方,拿出MILD7,点燃,深深的吸一口,心情也随着烟雾飘渺着,闲散的坐在靠椅上,舞台上的表演激情也慢慢退却,有些郁闷的想着那家伙的事情。要说认识这个傲慢的家伙还得从2年前的酒吧的后巷说起,那时的芹也自高中毕业后就开始了靠打工生活的日子,对舞台充满热情的他,尽管生活十分窘迫,但依然以舞台为目标参加了当地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剧团,可以说是一个半业余的剧团,一年内偶尔会有几场比较大的表演,当然这些完全比不上商业表演的规模,也不是以赢利性为目的,可想而知剧团在经济上也是十分困难,因此剧团的人大都在外面兼职,要想以剧团的工资来生活基本上不可能的,而剧团方面也没有强力的经济支柱,所以虽然成立了10年却依然只能在一些小型舞台表演,收入只够维持基本的支出。拉赞助之类的事情也考虑过,但剧团内根本就没有“SUPER STAR”可想而知企业一概拒绝。在团长的热情下,虽然没什么经济支柱,但大家却还是开心的在剧团里工作着将剧团维持至今。芹也提着一大袋垃圾打开后门,在路边的一个弓着背的影,立刻跳入了他的视线,连忙走过去轻轻的拍着弓起的背脊,“先生,你还好吧,要吐的话去洗手间好吗?”话一说完,影仿佛和他故意作对似的,“呕”的一声开始呕吐了起来,空气里立刻弥漫着被消化后的食物的腐烂味混合着酒精特有的恶臭。芹也无奈的看着这一幕,没提垃圾袋的手只好在背脊上轻轻的拍打着,这样也许能让这个人轻松点,“哎,当服务生就是这样,不只服侍客人,还要给客人善后。”看着地上的污秽物,无奈的想着等下得把这里清理了。影的身体过了一会就停止了抖动,终于缓了口气,无力的向后退靠在对面墙壁上,边喘着气边用纸巾擦拭着嘴边,芹也注意到男人的脸,在暗中看不太清楚五官,但散发出擢石光芒的眼睛却吸引住了芹也的视线。男人这时也注意到旁边的人,“怎么了,你还盯着我看什么,没看过呕吐的人吗?”男人傲慢的语气点燃了芹也的怒火。真想立刻走过去用垃圾袋堵住那男人的嘴。男人像是察觉到了芹也的怒气,走到芹也身边用手拍了拍芹也的肩膀在耳边说到:“小孩子,就是想揍人,也得称称自己的斤两,你是这里的服务生吧,让客人满意也是你的工作,所以为了让我这个客人满意,麻烦你清理下这里了。”说着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张一万日圆的纸币塞到芹也的怀里:“这个就当小费了。”芹也愤怒的转过头盯着男人当视线一接触到男人的五官便立刻呆住了,这不是那个被称为舞台王者的吉一郎的脸,尽管在如此狼狈不堪的醉酒呕吐后依然散发着诱惑的暗魅力,不愧是有舞台王者称号的家伙。男人满意看见芹也吃惊的表情,好像早就知道芹也会有这样的反应似的,魅惑般的轻笑着。“小孩子看来你的段数还不够哦。”说完用手指轻触自己的嘴唇后放到芹也的嘴边,“这是大人送给你的晚安吻,再见。”说完后留下呆楞着的芹也,走向酒吧。芹也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的时候,嘴边的触感还残留着,怀里的纸币不知何时落到了地上,蹲下身子捡起那男人给的“小费”紧紧握住。愤怒的低声咒到:“真是个恶劣的家伙,最好酒精中毒。”
从后巷回到酒吧内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回来还被同事抱怨了几句,今天的生意也许是因为周末的关系较平日要好多了,伺者更是忙得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芹也也不例外,已经堆了一大堆事情了,5号,7号……头已经有点眩晕,端着威士忌在人群中穿梭而过,当来到19号桌,重复机械式的上酒动作,有些熟悉的声音传到耳朵里。抬起头就看到了在后巷那家伙正劝着身边打扮入时的中年男子喝酒,那个样子看了就让人想作呕,先从声音说起,明明是男人的音色却用女人嗲嗲的语气。然后是姿势,如果用半只八爪鱼来形容也绝不过分,上半身有一半都挂在那男子的身上,另只手放在男人另一边的肩膀上,下半身则是有意无意的用侧面与男子的侧面摩擦。虽然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从大腿段裤子的波动芹也可以笃定到吉一郎一定用重复着脚在男子的裤边摩擦的挑逗行为。真是个恶心的家伙,舞台上再怎么像王者,私底下却是靠这种肮脏的手段来获得机会。也许是芹也上酒的时间太长了,吉一郎有些注意到这边,停下了动作,想立起身来,但男人显然是不愿意就这么放开,一只手紧抓住吉一郎的腰。芹也也发现两人似乎已经注意到自己的存在,连忙抬起头微笑着说到:“你们要的酒,请慢用,还有什么需要请CALL服务台。”当吉一郎看到伺着那张熟悉的脸时,脸上立刻浮现出惊讶之色,想从男人身边挣扎开,但男人握住腰的力道更大了。芹也看到吉一郎尴尬的模样,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便离开。
“啊,快开始了,准备”导演的声音催促下场演员的声音打断了芹也的回忆,又浪费了一只香烟,有些气愤的扔掉香烟。都是那家伙的原因,连抽只烟都要想到他那恶劣的模样,和他一起并非自己的本意,带着报复的心情和那家伙同居,每当看到那家伙在自己身下呻吟的模样,有时会露出痛苦的表情,仿佛身体里的肆虐因子也得到了释放,心情就会越来越舒畅。如果和人在一起要什么理由的话这大概就是理由了。
想到那恶劣的家伙,连带心理的肆虐基因开始憧憧欲动,他一定是在个人休息室里精心的化妆,想起把化好的妆弄花,他肯定会露出生气之色,一幻想那个画面自己的心情就变得如此的轻快。芹也立刻来到了吉一郎的休息室内,连门也不敲,直接进入后将门反锁,有些被吓到吉一郎看到是芹也的脸就稍微放心了,继续在镜子前精心的打扮自己。看来脸部状也化得差不多了,只差没换戏服了。芹也嗜着笑,走向吉一郎,一句话也没有就拉住正在化装的手,直接将人带往休息的沙发上,推到,压住。吉一郎当时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虽然恋人在家里也会经常这样突然无声袭击自己,但在工作场所却是第一次,被压住的吉一郎使劲的挣扎着,嘴里说着:“放开啦,这里是工作的地方,不要这样。”看着吉一郎气恼的表情,更是煽动了芹也体内的肆虐因子。刚才在后台的不平衡感仿佛也慢慢地倾向平衡。仍然没有说话的芹也带着报复的笑容一只手按住挣扎的吉一郎,另一只手拉扯着衣服,将上衣完全拉开后,紧接着来到下半身的裤腰上。吉一郎有些被这样带着笑容沉默地做着几乎强暴行为的恋人吓到,更是努力的挣扎着,和恋人的第一次虽然也是在半强暴的状态下进行,但那也是在没有其他人的家里,现在是在人多的舞台后场,虽然门被反锁,但偶尔路过的人也许会听到里面的动静。绝对不能在这样的地方。但下半身的裤子已经被脱了一半,暴露在空气中性器也被爱人的手粗鲁的揉捏着。“啊,不要这样,回家好吗?我不要在这里啦。”在体形和力气上芹也完全占有绝对优势。知道挣扎也没有任何用处的吉一郎有些焦急的哭了起来。泪水就随着眼角滑了下来,身体也停止了挣扎,只是用手捂住眼睛不要让恋人看到自己哭泣的表情。芹也的动作却没有因为恋人突然的转变而停止,仿佛更加恶劣的拉扯着性器上的银环,这是在某次性事中被强迫戴上的,那种钻心的疼痛吉一郎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自从有了这个环之后吉一郎就再也不敢在人前露出性器了,连上厕所都绝对要去能锁上的单人间。芹也手中性器在拉扯中也有了反应,液体从已经露出前端的铃口中流出。吉一郎颤抖着身体,情欲的带来刺激感与害怕被人发现的胆怯在身体里激烈碰撞着,已经离开眼睛的双手紧紧的拉住恋人按住身体的手臂,带着有些请求的表情说到:“不要,好吗?等回家后再做好吗?”芹也看着带着眼泪求饶的吉一郎,心里突然涌起了犯罪感,不过手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停止,玩弄过银环后便包围住茎干,上下左右的转动着。就是这个表情,每次情事的时候都会露出的表情,而每次内心都会败在这样的表情下,事后虽然心情出奇的舒畅但还是会带有一些犯罪后的自责。“好痛”恋人被芹也粗鲁的动作弄到有些疼痛。双手仍然紧握着芹也的手臂,眼里依然缀满泪水。看着芹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就只有放弃地侧过头,强咬住牙,尽量不发出声音。芹也在此刻停下了动作,拉过恋人的脸,面对着自己,然后低低地说着:“去门边。”恋人不解的望着芹也,“要不我一定做到最后。”听到最后两字,吉一郎缩了缩身体,每次做完后都要休息一天才能恢复,如果现在做到最后的话那呆会肯定是无法站在舞台上。芹也退开了身体让吉一郎起身,吉一郎虽然很不愿意但恋人的威胁从来都是说到做到,如果在此刻忤逆恋人的话,今天肯定上不了舞台。只要不做到最后大概自己还能忍住不发出声音,权衡之下决定应了恋人的要求。立起身体,稍微拉拉了衬衣,当想要拉起被退到一半的裤子时,恋人立刻用更大的力气将裤子拉下。只好顺着恋人的要求,赤裸着下半身来到门边,恋人只是拉来板凳坐在吉一郎的面前,望着吉一郎在空气中仍然兴奋的性器,仿佛在观摩着它的变化般转注。背抵住门的吉一郎有些不解的看向恋人,不知道恋人这么做的目的。从门外不断的传来路过的人的脚步声,话语声,虽然隔着门,但那清晰的声音就仿佛自己现在的模样在众人中暴露,羞耻感泛滥了起来,恋人的目光,门外的声音,如同加速欲望的能量,催化着身体里所有的情欲因子,分身肯定又比刚才硬了许多。仿佛有几百只蚂蚁在那个地方钻来钻去的感觉,稍微并拢了双腿,这样的动作恋人肯定是不会放过的,带着嘲笑的口气的说到:“你果然是个淫乱的人,听着他人的声音就这么兴奋,如果推开门让大家看到你这个样子,恐怕你会当场就射精。”做势站起来要开门的样子,吉一郎慌乱地拉住恋人开门的手。“求你不要这样好吗,你要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只是……”芹也将吉一郎顺手抱过来。一起坐在板凳上,双手从背后紧紧的握住腰身,在耳边低语着:“那么你要发出声音来哦,一点都不能压抑的,就想在家里和我做一样,是那么努力的呻吟着。”“啊”吃惊的转过头的吉一郎,看向恋人,恋人坚决的表情看来非得按恋人要求做,要不然绝对会被拉到众人面前,那样的事情是比被人听到声音更悲惨。 芹也起身将吉一郎按向门边,然后温柔的爱抚性器,有时过分的移到后面,玩弄着小洞入口,只探入少许,搔弄着进口的周围,吉一郎不停的喘着气,上半身贴着门板的冰冷,下半身的被恋人玩弄的炽热。“恩,恩,恩……”房内不断的重复着情欲的短语,已经不知道这个声音是否有让过路人听见。身体再次被翻转背脊贴着门边,双腿因为情欲有些站不稳,只能手拉住恋人衣服来支撑。芹也恶质地在耳边重复着:“你就是这样的淫乱的人。”手不断的刺激着性器,当感受到有了射精感的性器便将前端立刻紧紧地握住,知道射精感褪去,又重复地进行那个行为。反复永不厌倦丝地折磨着恋人,尽管恋人会露出可怜的表情,请求释放出来,但绝不会允许恋人独自快乐的芹也,仍然以那个方式玩弄着恋人的身体,无论如何也不让恋人在自己没有释放前就独自感受到仿佛置身于天堂的快感。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恋人也知道大概芹也不会让自己解放出来,重复了无数次之后有点麻木了,呻吟声也渐没了,只是靠着芹也喘气,芹也也对渐渐对这个游戏没了兴趣,停止手中动作,走到晾戏服的地方,拿过戏服,走到瘫软在地上的吉一郎面前,把戏服直接罩在吉一郎身上。“接下来,可不要做把戏服弄脏的事情哦。如果做了那样的事情的话,我绝对会把你的事情告诉记者。知道了的话就乖乖的表演完后,要解放就等到回家再做。我不是说过在家里随便你解放几次我绝对会帮你的。知道了吗?”吉一郎无力的点了点头,还记得上次忤逆恋人的惩罚就是被塞着按摩珠在舞台上表演。芹也抬起吉一郎的脸满意的看着散布在上面情欲的色彩,化好的妆也达到目的得在情事中被弄得一塌糊涂。上了发胶的头发也变得凌乱。满足地笑着“真是个厉害的家伙,以这个表情上台,一定会让你的FANS疯狂,一会儿请多指教,前辈。”说完后边拉开门留下在欲望中煎熬的吉一郎轻快地走向演员休息室,准备趁大家都去表演了再好好得看台词。
舞台的第四幕正式演出,幕布慢慢上升,映入眼帘的是晨曦的森林,撒入些许微弱的光线,一名青年在森林中奔跑,不知所措的寻找出口,在神似的树木中迷失方向,最后青年脱力靠着树干滑下,放弃的低垂下头,然后缓缓抬头望着被树叶挡住的天空,轻轻的叹口气.在舞台的右边慢慢走出一个人影,披着色的斗篷,在森林中穿梭而过,向少年走去.少年也发现了周围有了人的气息,慌忙四处张望起来,那抹影很快的立在青年的面前,背对着观众.此刻全场都屏住气息注视着衣人的一举一动.衣人轻轻的托起青年的脸,两人近距离的凝视着对方,芹也的心跳忍不住的加速,这张脸明明刚刚才受过欲望煎熬,为什么现在却依然能散发出魔性魅力,如同罂粟花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只是冷静地凝视着对方,便拥有了即使为他牺牲也甘之如饴的魅力.芹也一时之间无法从吉一郎那张脸上移转视线,这就是舞台王者的手段么,尽管在现实里是臣服在自己身下的人,但却无法动摇在舞台上的力量.此刻的失败是那么的明显,虽然不想承认,但自己真的只配当三流.有些颓败在眼中一闪而过.衣人用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问到:"想要出去吗?",青年点点头,衣人嗜着笑拉起青年在森林中穿梭,天空越来越明朗,走到出口,青年向衣人感谢,衣人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一直注视着青年,直到青年转过身离开,边望着青年的背影,低笑到:"有一天你一定会回到这里的,因为魔所拥有的魅力是让凡人永远无法摆脱,期待下一次见面.那时你将成为我的俘虏,为我燃尽你的才能."衣人身影渐渐没入暗中.
结束了一天使人神经紧崩的表演,芹也依然无法平静,表演顺利结束,不出所料鲜花与掌声都是给那家伙的,芹也对这样的事情已经非常习惯,但此刻占满身体的却是在舞台上那家伙的魅力,怎么都无法从身体里脱出,在舞台上自己真是是彻底的败者,被那家伙的演技迷惑,有时甚至不能即使反应出下一个的行动和台词,几次都靠那家伙的演技自动引导出,这就是一流与三流的差别吗?尽管已经快到最后一班地铁的时间,但芹也此刻只想坐在长椅上看着往的人群.一回家就会见到那家伙,现在实在不想看那个在舞台上彻底把自己打败的男人的脸.虽然可以随便对他做过分的事情,但如果这么做的话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因为在舞台上无法胜过他,所以通过其他方式来挽回自己的面子.愚蠢而懦弱的方式啊.而且身体里激荡着那家伙的脸,在舞台上那张魔性的脸,明明是个恶劣的家伙为什么会有张美丽的脸?为什么会有那样的魅力?为什么在结束后依然无法摆脱那张脸?因为是魔么,一定是这样的,那家伙是天生的魔物,专门用来迷惑世人,一定不能被迷惑,一定不能被迷惑.芹也心里默默地做下某个决定,脸上明朗起来,起身向地铁站走去.
来到了有他在的那个家,芹也粗暴地敲捶着门,那张让自己感到无所适从的脸特写很快地出现在了眼前.
"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敲门,有门铃啊."吉一郎对于恋人这种野蛮的行为甚为头痛.
芹也反踢将门关上,连鞋子都来不及脱掉,立刻抱住吉一郎,压到了玄关的地板上.
"喂,不要在这里."吉一郎被恋人这种突然的行为吓到了,虽然恋人以前经常会用各种方式折磨他,但像今天这么迫不及待还是头一次.挣扎着试图脱离恋人的压制,但恋人似乎下定决心不让对方逃跑,吉一郎越是挣扎,芹也压得越是紧,穿透里两人之间的空气也越来越少.压制的力道让吉一郎感到了疼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只好索性放弃了挣扎了,心里想着也许恋人什么也不会做,只是想抱抱他而已.
不再挣扎的身体让芹也放松了力道,爬伏在吉一郎的身体上大口的喘着气,玫瑰香精的味道窜进鼻子里."你好香."仿佛想汲取更多香味般,芹也紧紧抱住对方.吉一郎的手温柔的抚摩着芹也头发."刚洗了澡啊,你也快去洗澡吧,晚饭已经弄好了."
"不要,比起吃饭我更想吃掉你,你知道现在的你有多诱人吗?"芹也的手指从上衣的下摆探索进.在腰的附近游走,"如此滑腻的肤感,真是让很多女人都自叹不如.还有这里哦,只要手指一碰到这里你就会发出淫糜的叹息."芹也边说手指游弋到胸前的红点上,绕着红点来红打转后轻轻的按揉那里."啊……,那里……不要”“对对,就是这样,多么动听啊,从你红嫩的嘴里发出这样的声音,有说不出的性感。你想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吗?”吉一郎摇晃着头,只想摆脱这甜蜜的折磨。“凌乱的头发,湿润的眼睛,泛着红晕的肌肤,还有发出性感声音的嘴唇,这样的画面真是说不清的色气,连身为男人的我都无法控制自己为这样的你疯狂。”“你…不…不要说啦”“好啊,不说了,做总行了吧”芹也轻笑着,脱起吉一郎的衣服来。这个动作吓得吉一郎慌忙拉住脱衣服的手说到:“不要在这里,这里太脏了。”“那你说在哪里比较好呢?”“至……至至少到床上。”芹也地看着吉一郎被欲望和害羞烧红的脸,那模样说不出的可爱,真让人想咬一口,然后这个想法很快就变为行动,恶作剧轻咬了下吉一郎的脸。“你真是可爱,所以啦,我等不及到床上了。如果你比较喜欢床的话,等在这里完了后,我们再去床上温存一晚上如何”“不不…”不想听到更多的话语,芹也吻住吉一郎,让那张烦人的嘴里只能发出淫秽的声响。手也一刻没停过拉扯掉吉一郎的衣服,探入裤裆内握住那个可爱地小玩意。“啊…”这突来的刺激使吉一郎扭过头,抓住恋人那不规矩的手,想让它离开男人最脆弱的器官。“都这么湿了啊,再不发泄的话,可是会得病的。在后台没做到最后,你也很不舒服吧。在舞台上你还用湿漉漉的眼神看着我啊,明明就一副希望被我侵犯的样子。”“不是的……”被说中心事的吉一郎大声反驳到。“不是吗?你刚回家的时候有在浴室里自己做吧,我摸得到哦,那里还被摩擦得热热的。”“你少乱说了。”“那你为什么不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我没有做’。”“我没有做”尽管恋人那样说,吉一郎说这话的时候仍然无法看着恋人能看穿一切的眼睛。“你没有解放吧。”“啊…”恋人的突然的话语说出了正确答案。“哈哈,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因为你的身体离开我可是没办法解放的。”自信地说出这样的话,脑海里闪过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吉一郎的身影,阴霾在心里翻滚起来,“做爱你永远赢不了我,就象舞台上我永远无法赢过你。”无法说出口的话语,在身体里无声地呐喊。“吉一郎,今晚以后我就再也不强迫你了,所以今晚你都听我的,好吗?”“芹也……”不知道恋人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语,吉一郎疑惑地看着恋人。在这段关系中,似乎已经成了一方强迫的模式,强迫的那方突然想放弃这种模式,让吉一郎觉得有些错愕。尽管接受到对方疑惑的眼神,但芹也什么也不想解释,一头埋进吉一郎的胸口。静静地闭上眼睛,让在翻腾的思绪慢慢平复下来,感到对方的手温柔地抚摸着脊背,芹也再无法控制住的泪水不停地滑落到吉一郎的胸口。口里反复地念着“我爱你”的话语。这是吉一郎第一次见到这样反常的恋人,也是第一次听到恋人的告白,内心涌起那股陌生的情绪,让吉一郎感到措手不及。“我…我我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和安抚恋人,只能重复着单音节的文字。芹也好象也感觉到吉一郎的尴尬。一手捂住吉一郎的眼睛,不让他看到狼狈的自己,深深地吻住了对方。此时也许行动比话语更能表达出情绪。等回过神来已经不知道缠绵了多少次了,吉一郎想坐起身来,但辐射到五脏六腑地疼痛立刻袭来,提醒着他贪欲的后果,现在连移动一个指头都会伴随着疼痛,只能无奈地望着早已一边狼籍地周围,恋人的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还好吧,我抱你去洗澡。”“不要”尽管已经被身体被恋人看过无数次了,而以洗澡为借口的性行为也重复过无数次.但现在仿佛被卡车压过的身体再给恋人以洗澡为借口玩弄的话,那铁定在两三天能都下不了床.恋人的毫不犹豫的拒绝让芹也苦笑到:"就是你现在还想来上一次,我也没那能力,都已经被榨干了."说完抱起困窘的吉一郎,往浴室走去.洗澡的过程再次让吉一郎有种上当的感觉,虽然恋人的确没再对他出手,但是以"那里面不洗干净会拉肚子"为借口,用手指把吉一郎的后穴又彻底玩弄了一遍,猥亵地指间动作、热水的刺激再加上恋人挑逗的话语,让吉一郎在恋人的视线下忍不住又射了一次,水中抖动地银环更添淫乱。可恶的是恋人看了全过程后还说着:“我都说了已经不行了,你再怎么诱惑我,我现在也不能再满足你了。如果不介意用手的话还可以”说完还恶作剧的用手指拉扯了下银环,引得吉一郎身体慌忙地往后退,反射性地动作引来了一阵麻痛,难堪地说到“拜托你,不要再玩了。”“好好,女王大人我都听你的。”芹也投降状的举起手,惹得吉一郎轻笑。“女王大人,拜托你不要笑得这么诱惑,害我忍不住的话,后果很严重哦”听到恋人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话语,生怕恋人会真的扑上来,立刻辛苦地忍住了笑,“恩,这样才听话,来再冲一下就好了”伺候完吉一郎洗澡后,芹也将吉一郎抱到床上。“那么女王大人如何奖励认真而又勤劳的下属呢?”“奖励?”“恩,我要这个啦”芹也将手指轻轻地放在吉一郎的唇上。“啊”会过意来的吉一郎连忙拉过被子连头一起盖住,不让恋人看到自己害羞的表情。“尊贵的女王大人,连下属的小小要求都不满足么,算了这个记在帐上了下次要回来,女王大人,晚安!”芹也亲吻了露在外面的发丝就离开了房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